朝颜京墨

嘿嘿刀乱,全职,魔道,网王粉丝可以来找我聊天。想推倒娇弱易害羞的妹子

【刀剑乱舞】如果左文字家有了妹妹(三)

“星星,这里是浴室,本来审神者是有单独的浴室的,但审神者不习惯这些,一直都是和我们一起沐浴的,所以那间浴室被废弃了。我明天去问一下长谷部,看他同不同意把那间浴室给你。今天你就委屈一下,我们在外面守着你,你安心的洗。我们不会让别人进去的。”
宗三左文字为了星霜左文字习惯本丸的生活可是下了功夫的。为了不让星霜受到某些刀的骚扰,决心守在门口。“嗨,尼桑。我先进去了。”星霜左文字也是明白这个道理的,乖乖听了二哥的话,进了浴室沐浴。
大约一刻钟后。。。
“尼桑。。。”星霜弱弱的声音从门内传来。“怎么了?”宗三左文字问道。“我。。。没有换洗衣物。。怎么办?”星霜有点小心虚,一时忘了这个事。“是我疏忽了。星星,你等一下。。。我去拿件袈裟给你裹着。”左文字家的刀都生性清冷,虽与粟田口的大家长一期一振因为弟弟有共同语言,但要说去向粟田口家借衣服,宗三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的。
“嗨。麻烦尼桑了。尼桑要注意安全。”星霜乖乖的应声道歉。“不要紧。星星你别出来。等一会。别着凉了。”宗三左文字不放心的叮嘱道,得到星霜的回答后才会房间去拿袈裟。
“伽罗伽罗,你别不理我呀!我们一起洗澡吧。”这么活泼的声音,自然是我们的“搞事鹤”姥爷鹤丸国永啦。“别去,里边有人。”大俱利伽罗并没有理会他,然后发觉里边有人在,而且很可能是今天新来的妹子时,适时的阻止了搞事鹤。
“欸?有人吗?又没什么大不了的,都是男的啊!”搞事鹤的智商还是没有上线,并没有get到伽罗酱的意思,说着便想拉开木门。
门拉开的那一瞬间,小伽罗就不忍直视的捂住了眼睛,伴随着的是女孩尖利的叫声:“啊!!!”响彻整个本丸。
“星星!!!”江雪正在房间里念着佛经,听到妹妹的尖叫,猛的睁开双眼,走出房间,小夜也随之跟上。而宗三左文字,早就在返程的路上了。而其他刀,也都去到声响的来源地。
“对不起对不起,我我我不是故意的!!!”姥爷也没有平常一脸欠揍样了。取而代之的是一手捂着眼睛,一手捂着鼻子快速退散。但事实证明光用手是挡不住喷涌的鼻血的。
“鹤丸没想到你居然是萝莉控!”烛台切麻麻一脸震惊的说道。小伽罗在一旁不忍直视:光坊你的关注点好像不对吧啊喂!一期一振默默的护住了乱藤四郎。药研在一旁扶额:一期哥,乱是男的啊喂!请冷静点。
“鹤丸国永!!!长谷部,明天安排一下我和鹤丸国永的手合!”宗三左文字的怒气值爆满。用袈裟快速的裹住害羞的小姑娘,再几乎是一字一顿地对压切长谷部说道。
“明白了。”压切长谷部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应下了这个要求。“劳驾,我想要后天与鹤丸殿的手合。”江雪左文字与小夜也来到现场,听到了宗三的话,也明白了什么,于是对长谷部说道。“我,大后天。”小夜并不明白哥哥们为什么要与鹤丸手合,但听起来似乎鹤丸对妹妹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,也提出要手合。
“长谷部殿,劳驾,我们,都想与鹤丸殿来场手合。”安定大魔王一出手,旁人自是没得比的。冲田组等人也没有否决他的意见,显然是默认了。“好。”长谷部心里也觉得鹤丸国永是该受点教训了,也应下了请求。
“大家都散了吧。可以回去休息了。”烛台切麻麻出来当和事佬。“星星,我们走。”宗三抱起被袈裟裹住的星霜,走向左文字刀派的房间。
待宗三将星霜抱到房间里时,小姑娘早就因为过度紧张而睡着了。宗三将星霜安顿好,走出房间,关上门后发现了匆匆赶来的一期一振。
“一期殿?”宗三左文字并不明白一期一振来这是为什么。“宗三殿,星霜还没有换洗衣物吧?这是乱的出阵服,并不是袈裟,拿去将就一下吧。星霜裹着那么大的袈裟也并不方便。”一期一振将手里的衣物递给宗三左文字,随后温柔的对宗三说道。他也喜欢这个本丸里唯一的女孩子,把她当妹妹一样看待,自然要多关照一点。
“多谢一期殿,如果不介意的话,让星霜叫你哥哥吧。”宗三显然是明白了一期一振的心意,对一期一振道谢。
“不用谢,你说了星霜是我的妹妹,自是要多关照的。闲余时间也可以让星霜来粟田口家和短刀们一起玩耍的。我先离开了,晚安。”一期一振温柔的笑着对宗三说道,然后便离开了。
“也好,可以让星霜更开朗起来。”宗三左文字看着手里的衣物,低声呢喃。然后拉开星霜房间的木门,将衣物放在榻榻米的一边,细心的帮星霜盖好被子,然后拉上木门,回到了自己的房间。
“小夜也睡了吗?”宗三回到房间,看见还未睡下的哥哥,问道。“睡下了。以后,也让小夜跟着星霜去粟田口吧。”江雪先是回答了宗三的问题,然后再是让小夜平时也去粟田口家玩。“明白了,下次会让他们去的。先睡下吧大哥。”宗三左文字应下了,然后再催促江雪睡觉。
这个晚上,所有人一夜好梦。当然,除了搞事鹤。
这里又出来个私设:珍稀动物男审神者get!
早上可是修改了好久的,希望大家喜欢。

评论(2)

热度(29)